这届脱口秀大会太没劲了!

admin

看看这个评分,也能看出来,觉得这届脱口秀大会不好看或者说(不够好看)的不只是我,其实新人给节目带来了一些活力,也有一些很“好笑”的段子出圈,但就是觉得节目变难看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首当其冲是赛制的问题,脱口秀大会一向的赛制都很“随意”,之前就总有让淘汰选手重新上场和晋级选手重新pk的情况,但这届又尤其离谱。

第一轮说了没有复活,结果领笑员每人一个名额,又复活了四个淘汰选手,其中王建国和张博洋的段子和表演都稀碎,结果又被捞回了场上,要是有好的表现也就罢了,第二次还是表现不行,这种为了照顾老选手面子的捞人做法,降低了竞赛的残酷性,也让节目缺少了刺激感。

第二轮明明说只能在所有淘汰选手中保一个,结果基本上都给捞了回来重新投票,现场的观众累不累我不知道,反正我看着是挺累且无趣的。

另外,领笑员对于先出场的嘉宾总是特别“手松“,到了后面又因为“大局观“压票,这导致后面的选手压力增大,整体的表现也受了影响。

多少能理解李诞对与节目娱乐性的追求,但是娱乐的尺度怎么把握还需要再多衡量。

本季脱口秀大会不好看,嘉宾甩不了锅。

节目组挑选的标准有两个,一个是“流量密码”,去年和今年都请了当下最红的浪姐(可能决赛的时候还能看到披哥?),就能看出来节目组的用心,但是张雨绮是脱口秀爱好者,宁静就完全是门外汉,对于脱口秀的标准不清楚,喜好也非常飘忽,如果纯观看表演还没什么,偏偏他们手上的票还干扰着最终的结果,所以嘉宾上选择的失败就成了关键性的问题。

第二个标准,我猜测是“标新立异”,这种新不是说找一些你们完全不认识的新人,而是要找那种表面看起来不搭界,内里和脱口秀关系密切的人,比如罗永浩,比如杨澜,罗永浩表面是一个商人,但他是靠着口才和演讲成了初代网红,杨澜就更加了,她本身作为主持人,在口才上的培训一定少不了。

但选人的时候,不对嘉宾做更丰富的调研,只是看一些粗浅的表象,就容易翻车,比如罗永浩可以说是歪打正着,但杨澜因为正统出身,表现矜持不说,她在观点上和时代的脱节也是非常明显的,这种如果前期和嘉宾沟通的时候,多做些调查,多少还是能避免的。

当然,也许李诞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毕竟有时候,节目啊比赛啊都不重要,出圈啊流量啊收视率啊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无论是赛制还是嘉宾,都有一些“运气”的成分在,去年的赛制也有问题,嘉宾也不是个个都让人满意,但是最终的评分和收视却不差。所以,这个节目越来越不好看,本质问题还是脱口秀精神逐渐“沦丧”,还有所谓大局观等根源问题。

脱口秀的精神是冒犯,但是本季出圈的段子,有多少是真的冒犯到什么群体的,连杨笠都因为考虑到自身的安全问题,变得非常收敛,其他人的文本就更加了,一般是自嘲的多,犀利讽刺某个群体的文本变得非常稀缺,所以曾经那种看脱口秀的时候被挠的又痛又痒的感觉消失了,这样的节目又怎么称得上好看?

然后就是大局观,这个不是罗永浩口中为了比赛公平的那个大局观,是整个脱口秀的环境问题,脱口秀表演、写段子本身是件内耗非常严重的事情,需要表演的人不断的积累和打磨素材,如果这些人每年都忙着比赛和各种商务活动,他们是没有时间去写段子的(所以脱口秀表演者和编剧,最终明确区分和分工应该是必然的),最终的结果就是耗得王建国这样的人不得不想出和张博洋组合的歪招,结果还惨败收场。

其次,这季王勉和颜怡颜悦的退赛,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音乐脱口秀带动观众情绪的能力非常强,王勉的文本只要打磨得好,再拿一季冠军不是问题,但却会让打击其他选手的积极性;颜怡颜悦退赛据说是因为要去参加乌镇戏剧节(她们的文本是本季少有的犀利),这不得不让人又想起网上说的,这个节目是笑果文化的团建,它本质上是一门生意,公司的生意那么多,那自然是合理安排公司的资源比让比赛好看更重要。

总之,脱口秀大会在变得难看,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脱口秀大会始终还是很多人最近少有的“精神食粮”,是周二周三晚上的快乐,打工人每天那么辛苦,能够有个地方乐一乐就很不错了,只要它还有好笑的段子产出,又何必去较真它的质量呢?


Powered by 2021十大排行最污直播-日韩4438x全国最大-十大污的软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