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邦彦《琐窗寒·寒食》原文/注解/赏析

admin
琐窗寒·寒食 [宋]周邦彦

黑柳啼鸦,单衣伫立,幼帘朱户。桐花半亩,静锁一庭愁雨。洒空阶、子夜未息,故人剪烛西窗语①。似楚江暝宿,风灯紊乱,少年羁旅。

迟暮。嬉游处。正店弃无烟,禁城百五②。旗亭唤酒③,授予高阳俦侣④。想东园、桃李自春⑤,幼唇秀靥今在否⑥。到归时、定有残英,待客携尊俎。

注解

①剪烛西窗语:借李商隐《夜雨寄北》“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语,抒发怀乡之情。

②禁城:指京城,即汴京。百五:指寒食节。冬至后一百零五日为寒食。“百五”是唐宋人风气说法。寒食节前后禁火三日,是那时习俗。

③旗亭:指酒楼。

④高阳俦侣:指西汉郦食其自称高阳酒徒。俦侣chóu lǚ:意为伴侣,朋辈。

⑤自春:花朵照常盛开。

⑥尊俎(zǔ):古代盛酒和肉的器皿。此处指酒席。尊,同“樽”。

赏析

这首词荟萃抒发了词人的羁旅情怀。

上片写暮春欲雨之时,由日转夜,从夜雨说到话雨,又从话雨想首昔年楚江暝宿时旅况,羁旅情味,由外及内使人深思。

“黑柳啼鸦,单衣伫立,幼帘朱户”,开首三句点明时间和词人彼时所处环境。傍晚时分,柳色徐徐昏黑,乌鸦盘旋聒噪,词人身着单衣站在朱户幼帘之后凝思沉思。这三句虽为叙写面前目今景况,但对词人呼之欲出的愁思、孤独、烦乱的情感首着渲染的作用。此外“黑”与“啼鸦”也有黑示欲雨之意。

“桐花半亩,静销一庭愁雨”,半亩大幼的庭院中,开满了桐花,静静地笼罩着整个庭院,似乎把阵阵阴雨和人的愁思封锁在这边。这两句词人虽不息叙写他伫立帘后所见之景,但同时景中含情,词人的愁绪、孤独、烦乱之情经有声有色。这边词人用一“锁”字使得本为抽象无形的情感现象化,从而特出了词人此时抑郁尴尬的心理。比之李清照《声声慢》中所描写的“梧桐更兼幼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意境更别俱一番韵味。

“洒空阶、子夜未息,故人剪烛西窗语”,这三句是说那滴哒洒落在空寂的台阶上的雨声,使得词人心理更添烦乱抑郁,直到夜深仍不修整。面对此情此景,词人不禁联想到,李商隐《夜雨寄北》诗句:“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而本身何时才能与故人相会。词作至此,愁绪的内含已徐徐清明、详细化了。

“似楚江暝宿,风灯紊乱,少年羁旅。”今夜的孤零恰如去昔夜宿楚江之畔,江风吹得灯火紊乱,说不尽少年羁旅的无限悲凉艰难。这边词人宕开一笔,由面前目今之景转而忆想以前,在变幻境界中感叹风灯紊乱,少年羁旅,颇有不胜今昔之感。“楚江”,“风烛”,此形容人生短暂,晚年人如风前之烛。苏轼诗有“过眼百世如风灯”,杜甫诗有“风前春灯乱,江鸿夜雨悬”,所绘即此情景。

下片叙写寒食及节日思乡之情。寒食禁烟而饮酒,人到晚年,回忆去事不胜感慨。

“迟暮。嬉游处,正店弃无烟,禁城百五。”词作承上片结句的少年羁旅,转入叙写当今的迟暮情景,由以前之子虚,转入面前目今之说实;现在吾已是老岁晚年的人。京城胜游处正逢寒食节,整齐不准了烟火。此句即点明时令是在寒食节。又为下句做了铺垫和衬托。

“旗亭唤酒,授予高阳俦侣”,寒食禁烟不禁酒,故可去酒楼饮酒。于是旗亭饮酒取笑之事,也只是高阳酒徒们的事。此句实际上是逆证本身为愁思所缠绕,万马齐喑,对玩笑毫无有趣。

“想东园,桃李自春,幼唇秀靥今在否”。吾想,故乡园中的桃李,必定照常迎春凋谢,那如同美人嘴角两旁酒窝般的花朵,不知今天是否挂满了树枝?词人把对羁旅之愁与思家之情化成了详细的内容。词人描述得越详细,越逼真,表明其想念之情越铭心刻骨。句中用一“否”字,把词人的关切之情显得更添逼真。

“到归时,定有残英,待客携尊俎,”待到吾归乡之时,肯定还会有残存的花儿,期待着吾与来宾举杯痛饮,一洗烦襟。可见词人归心似箭,未踏归途,并已设想益归家时的情景。同时足够外展现词人对家乡和友人的想念之情。

整首词很神奇地将实际、回忆、设想结相符首来,组织天成,委婉而又细密,意淡而气厚。


Powered by 2021十大排行最污直播-日韩4438x全国最大-十大污的软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